跟我一起读了一本书:《思想简史》,人类科学思维从“定性”向“定量”转变

发布日期:2019-04-26

    大家好,这里是播音员的阅读,让我们继续读这本书,关于人类思维的演变,“思维的简史”。在第一部分中,我们讨论了为什么科学思维出现在人类身上是因为人类对知识的好奇心和渴望。人类不仅观察事物的现象,而且会问“为什么?”正是这种好奇心和求知欲的驱使,人类一次又一次地突破认知,逐渐远离普通物种,逐步成为地球的主导。接下来,让我们读一下这本书的第二部分:人类科学思维进化的几个关键点。从亚里士多德的观察性思维到伽利略的实验性思维,再到牛顿的机械性思维。从哥白尼的日心观点来看,达尔文适者生存。让我们来看看人类如何利用科学思维一次又一次地揭示自然世界。如果说亚里士多德打开了人类科学思维的大门,创造了科学概念,那么伽利略就是现代科学的真正奠基人。亚里士多德的科学是建立在观察和推理的基础上的,这种理论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实验的作用。伽利略和伽利略非常清楚这个漏洞。众所周知,在中学物理教材中,伽利略站在比萨斜塔的顶端,同时投掷两个铁球,这不仅证明了不同质量的物体以相同的速度落下,更重要的是,他倡导了实验的科学精神。伽利略的实验方法有两点特别重要。首先,当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时,他没有拒绝。正是这种怀疑论推动了科学的不断进步。第二,他的实验是定量的,这在当时是一个革命性的概念。这种定量的科学研究方法,对于以“定性”研究方法为代表的亚里士多德来说,显然是人类科学思维的革命性进步。至于亚里士多德科学体系的崩溃,不仅在物理学领域,而且在天文学领域,哥白尼在16世纪初首次提出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而是太阳,打破了数千年来支配人类思想的“地心理论”。虽然哥白尼的日心主义理论在今天也是错误的,但这种质疑和寻求知识的欲望促进了人类科学思维的不断发展。如果哥白尼和伽利略开创了真正的科学思想,牛顿把它推向了顶峰。牛顿不仅把物理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更重要的是,他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世界观:人们开始相信世界就像时钟,它的运行机制受数字规律的控制,它允许对自然世界的各个方面进行准确的预测,包括人的行为。在这种“确定性”思想的影响下。人们相信,一切事物都可以像物体的运动,甚至是天体的运动一样,按照这些规律精确地计算和预测。牛顿牛顿在剑桥大学待了35年多。大部分时间,他一天工作18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他是个超级工作狂。我们听到的关于他看到一个苹果掉下来并发现万有引力定律的故事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科学理论的每一个伟大发现都需要大量的努力和努力,所有这些都是基于牛顿非凡的好奇心和对知识的完全内向。牛顿和伽利略一起生活了160多年,他们一起见证了欧洲大部分的科学革命。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牛顿运用他的运动定律和重力定律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有关行星和太阳系的信息,但他的雄心壮志远远超出了这些知识。他认为,力是自然界从化学反应到镜面反射的光的一切变化的最终原因。总之,他认为宇宙万物的运动和变化是可以解释的。但在另一个世界,物质的微观世界,我们发现原子遵循的规律并不符合牛顿的物理框架。因为在微观世界中,重力并不占主导地位,而是宇宙中已知的其他三种力:电磁相互作用、弱相互作用和强相互作用。人类在探索微观世界时并非一帆风顺。早在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直观地解释了宇宙万物由四个基本元素组成:地球、空气、水和火,而没有观测技术。虽然这些理论在今天显然是错误的,但它们开辟了人类探索物质组成的道路。材料构成的科学是化学。说到化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埃及的防腐技术。随着防腐技术的发展,古埃及的防腐剂最终成功地学会了使用钠盐、树脂和其他防腐剂的有效组合来防止尸体腐烂。令人惊讶的是,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在没有任何化学知识的情况下发现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神秘的职业开始出现,关于矿物质、油、花卉提取物、植物荚和根、玻璃和金属的知识也出现了。这些商人从事的原始化学是炼金术神秘主义文化的起源。公元前331年,当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在尼罗河口建立了他的埃及首都亚历山大港时,这些不同的技术诀窍最终开始形成统一的研究领域:化学。第一个将巫术推向科学方法的人是人类思想史上的怪人,泰奥弗拉斯托斯·邦巴斯特·凡·霍恩海姆,第一个完全推翻亚里士多德的物质组成理论的人是博伊尔,他在1661年出版的《怀疑化学家》一书中提出了化学变化。为了驳斥亚里士多德的四元论观点,我们使用变换的例子。例如,他详细阐述了木材燃烧产生的灰烬的过程。Boyle观察到,当燃烧木头时,从木头两端沸腾的水“根本不是水元素”,而排放的烟“根本不是气体”。相反,烟被蒸馏产生油和盐。因此,火把原木转化成基本元素——土壤、空气和水——的论点经不起推敲。在博伊尔之后的一个世纪里,人们终于发现了燃烧必要的气体氧气。同时,其他物质,如金和银,似乎不太可能分解成更简单的成分,因此它们应该被鉴定为元素。在波义耳和牛顿时代,科学只是少数精英思想家的领域。随着启蒙运动和科学革命在欧洲的不断发展,到18世纪,工业革命开始萌芽,中产阶级的地位上升,贵族开始衰落。到18世纪下半叶,科学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包括中产阶级,甚至许多人已经把学习变成了一种改善经济地位的方法。例如,许多企业家从化学的发明中受益。普里斯特利发现二氧化碳可以用来制作口感良好的碳酸饮料。法国著名化学家拉瓦西正在将化学从定向研究转向定量研究。他被普遍认为是“化学之父”。拉瓦西不仅是第一个定义“氧”和“氢”的人。还提出了“元素”的定义,并于1789年公布了第一份现代化学元素清单,列出33种元素,包括光和热,以及一些后来被认为是元素的化合物。后来,同一位伟大的俄罗斯化学家门捷列夫完善了化学元素的周期性,编制了世界上第一个元素周期表,奠定了现代化学的核心组织原则,这一发现使我们能够掌握物质科学。化学经历了两千多年,从保存到炼金术,再到真正成为一门研究学科。达尔文04谈到化学。让我们来看看同样伟大的生物学。据估计,地球上有一千多万物种。在我们后院的土壤里,我们铲起一勺土,里面有数百种植物。生物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毫无疑问,达尔文是生物学大师。如果哥白尼把地球从宇宙的中心拉出来,达尔文就像人类从上帝创造物的位置拉出来。他告诉我们人类并不真正伟大。我们至少从一群猴子进化而来。达尔文在生物学中的存在就像牛顿在物理学中的存在一样。今天,我们都知道达尔文的“适者生存”的自然选择理论,它是在1859年出版的《物种起源》中提出的。但是和牛顿一样,达尔文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他的科学理论,包括那些与生活无关的思维方式。正如一些历史学家所说,“无论达尔文主义在哪里,达尔文主义都已成为自然主义、唯物主义或进化哲学的同义词。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我将一本接一本地为你读这本书的精彩内容。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注意“广播阅读”或与朋友分享。